《宋史·杜杞传》原文及翻译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9

《宋史·杜杞传》原文及翻译

《宋史·杜杞传》原文及翻译宋史杜杞,字伟长。 父镐,荫补将作监主簿,知建阳县。 强敏有才。 闽俗,老而生子辄不举。

杞使五保相察,犯者得重罪。

累迁尚书虞部员外郎、知横州。 时安化蛮寇边,杀知宜州王世宁,出兵讨之。

杞言:岭南诸郡无城郭甲兵之备牧守非才横为邕、钦、廉三郡咽喉地势险阻可屯兵为援邕管内制广源外控交阯愿择文臣识权变练达岭外事者,以为牧守,使经制边事。 改通判真州,徙知解州。 盗起京西,授京西转运、按察使。

居数月,贼平。 会广西区希范诱白崖山蛮蒙赶反,有众数千,袭破环州、带溪普义镇宁砦,岭外骚然。 擢刑部员外郎、直集贤院、广南西路转运按察安抚使。

行次真州,先遣急递以书谕蛮,听其自新。

次宜州,蛮无至者。

杞得州校,出狱囚,脱其械,使入洞说贼,不听。 乃勒兵攻破白崖、黄坭、九居山砦及五峒,焚毁积聚,斩首百余级,复环州。

贼散走,希范走荔波洞,杞遣使诱之,赶来降。

杞谓将佐曰:贼以穷蹙降我,威不足制则恩不能怀,所以数叛,不如尽杀之。 乃击牛马,为曼陀罗酒,大会环州,伏兵发,诛七十余人。

后三日,又得希范,醢之以遗诸蛮,因老病而释者,才百余人。 御史梅挚劾杞杀降失信,诏戒谕之,为两浙转运使。

明年,徙河北,拜天章阁待制、环庆路经略安抚使、知庆州。 杞上言:杀降者臣也,得罪不敢辞。 将吏劳未录,臣未敢受命。

因为行赏。 蕃酋率众千余内附,夏人以兵索酋而劫边户,掠马牛,有诏责杞。 杞言:彼违誓举兵,酋不可与。 因移檄夏人,不偿所掠,则酋不可得,既而兵亦罢去。

杞性强记,博览书传,通阴阳数术之学,自言吾年四十六死矣。

一日据厕,见希范与赶在前诉冤,叱曰:尔狂僭叛命,法当诛,尚敢诉邪!未几卒。

(选自《宋史·列传第五十九》,有删节)译文:杜杞字伟长。 父亲杜镐,杜杞靠父恩荫补任将作监主簿,任建阳知县。 聪敏有才能。 闽地风俗,老年生子就不抚养。 杜杞让五户相保互相监视,有再发生类似情况者处重罪。 多次升职为尚书虞部员外郎、横州知州。 当时安化蛮人侵犯边境,杀掉宜州知州王世宁,朝廷派兵讨伐。 杜杞上奏:岭南各州,没有城郭甲兵的防备,长官也没有才干。

横州是邕、钦、廉三州咽喉,地势险阻,可驻兵以为后援。

邕管对内控制广源,对外控制交阯。 希望挑选机智权变而又熟悉岭外事务的文臣,担任长官,负责边境事务。

改任通判真州,调任解州知州。 京西出现强盗,抢掠商、邓、均、房等地,焚烧光化军,朝廷任命他为京西转运、按察使。 任职数月,盗贼被平定。 恰逢广西区希范引诱白崖山蛮蒙赶反叛,有数千人,攻进环州、带溪普义镇宁三寨,岭外骚动。 提升杜杞为刑部员外郎、直集贤院、广南西路转运按察安抚使。

行旅到达真州,先派人紧急递送信件告诉蛮人,允许其改过自新。 入驻宜州,蛮没有一个前来投诚的。

杜杞找到州中军官,放出狱中囚犯,去掉他们身上的刑具,派他们到洞中去劝说贼人,贼人仍不肯听从。 于是率兵攻进白崖、黄坭、九居山寨及五峒,焚毁了囤积的物资,斩首一百多级,收复环州。 贼人四散逃走,区希范逃往荔波洞,杜杞派人诱降,蒙赶前来投降。

杜杞对将佐说:贼人因走投无路来投降我们,如果威力不能制服敌人,那么恩惠也不能使之降顺,所以屡次反叛,不如全部杀掉他们。

于是杀牛马,酿曼陀罗酒,在环州大聚会,伏兵发动,诛杀七十多人。

三日后,又捕获区希范,乱刀剁死后送给诸部蛮人,因年老有病而被释放的,才一百多人。

御史梅挚弹劾杜杞杀害降兵不守信用,朝廷诏令他引以为戒,担任两浙转运使。

第二年,调任河北,担任天章阁待制、环庆路经略安抚使、庆州知州。

杞上奏说:杀掉降兵的是我,犯了过错不敢推诿。

将吏们有功劳却没有登录,我不能接受任命。

朝廷因此而进行赏赐。

蕃人首领率领一千多人投奔宋,夏派兵索要那位首领,乘机抢劫边民,夺取牛马,朝廷下诏责备杜杞。

杜杞说:他们违背盟约发动战争,酋长不能交给他们。

就用文书通知夏人,不交回抢走的财物,则得不到酋长,不久夏兵也就撤走。 杜杞记忆力强,博览群书,通晓阴阳数术,自己说自己四十六岁就死了。 一天在厕所,见区希范和蒙赶在面前诉说冤枉,就斥责道:你们狂妄僭越,背叛王命,依法当杀,还敢诉冤!不久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