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自证清白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8

第二十章 自证清白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这……嗯,有点道理。

”“藏经阁具体丢了什么宝贝,没人知道,确实不能说林宇手里的诗卷,就是藏经阁的宝贝。

”其他外院高层听了林宇的话,也都是暗暗点头。

毕竟,方如山的话,完全经不起推敲,除非说内院确定藏经阁丢的东西,就是这副诗卷,那么林宇才算是最大的嫌疑人。

并且是完全可以缉拿,先行打入地牢,择日受审。 方清雪诧异地看着林宇,美眸中浮现出一丝讶色,她感觉林宇似乎真的变了,与传闻中的怯弱,自卑,完全是两副模样。 方如山没想到废物林宇,在面对自己的呵斥下,居然还有这么清晰的头脑,在见到外院高层隐隐有替林宇脱罪的趋势,也是感到有些不妙了起来。 当即再次沉声道:“你固然没有那种能力,但不能说,你没有同伴参与……老实交代吧!”方如山身体微微后靠,目光落在了方清雪身上,嘴角勾勒起一抹弧度,再看向林宇时,也是一副吃定你的样子。

这首诗词,太惊人了,他无论如何也要务必拿下。 而林宇这种没有爹娘的小人物,就算是赘婿又如何?犯了方家家规,一样死罪。

“你在怀疑我?”便在这时,明堂内也是响起了方清雪那冰冷的声音,竟是让人感到后脊发寒。

“世伯可没这么说过,但你跟林宇是夫妻,还是脱不了干系的。

”方如山看向方清雪,眼眸中也是划过一道冷意,自己乃是长辈,她就是这么对待的?……与此同时,外院某处花园当中,外院文堂的赵师,正一脸激动之色地向背对着他的中年人汇报。 “方世灵,三等三斗才华,才气乙上,我方家之福。

”赵师轻声道。

“嗯!那林宇又如何?”中年人头也不回,已然看着身前的荷花池锦鲤。

赵师压下心中的激荡,深吸了口气,道:“二等三斗才华,才气……碑鸣,甲!”“嗯?”中年人身躯微颤,回过头来,露出他那张如刀削般的脸,气质非凡,看向赵师,沉声道:“此言当真?他的才气当真达到了甲等?”“当真,院主请看!”赵师微微一笑,便是将林宇在文堂所写的诗句,呈现在了中年人面前。 中年人一看到那行楷字体,便是眼神一凝,呼吸都是变得急促起来,惊呼道:“好字!”“呵呵!”赵师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中年人则开始读了起来:“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妙,妙不可言呐!”中年人双目放光,短短的一句诗,却是蕴含着让人奋进的力量,能够给人以激励。

“林宇十六岁没有开启文窍,但始终没有懈怠,终于,他实现了自己的目标,所以,也只有他才能够作出这等惊才绝艳的诗句来。 ”赵师点了点头道:“院主,林宇虽然文窍开启的晚,但天分不弱于方家任何子弟,在此,赵某恭喜院主喜得一良才。 ”“哈哈,有劳赵师了,他既然是方家赘婿,那也是我方家的乘龙快婿……”中年人心情大好。

外院能够出现这种人才,若是能够将其培养出来,身为院主的他,功不可没,当为方家功臣。

“喜报,喜报!”便在这时,花园外也是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喊声。 “什么好事?”中年人心情舒畅,也没有责怪来人的失礼,赵师也是抿嘴微笑,又是喜报,看来方家这头沉睡已久的狮子,要醒来了。

“内院藏经阁丢失的宝贝已经找到了,贼人林宇已经被缉拿进明堂,副院主等人正在审讯。

”那人脸上神采奕奕,激动无比。

然而,赵师听到这番话后,表情瞬间僵硬,而后脸都绿了,沉声道:“你说什么?贼人林宇?放狗屁!”“林宇此人秉性极佳,老夫识人从来不会有错。 ”赵师几乎快要抓狂,直接爆粗口,他这边刚跟院主汇报文堂的工作,将林宇说成了是方家之龙,这才多久,方家之龙就成了贼人了?岂有此理!就连中年人都是怔了一下,眼神一凝,面色阴沉,随后对那被赵师吓到的侍卫说道:“带路!”……外院,明堂,也就是处理外院大小事务的议事堂。 林宇见方如山竟是将妻子方清雪都卷了进来,脸上也有着一丝怒意,沉声道:“方世伯,你口口声声说那首诗是内院藏经阁的宝贝,可有证据?”“如果没有,那世侄倒是可以自证一番。 ”林宇成竹在胸,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污蔑手段,也亏他是外院副主的身份,居然这也能够想的出来。 藏经阁中就算真的丢了宝贝,也跟他毫无关系。

因为,这首诗就是他自己写的,跟藏经阁没有半毛钱关系,如果这首诗词是别人赠送,或许他还真没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所谓的物证,其实就是他的诗词,这就注定了方如山的计划泡汤了。

“且看你如何自证,若你没办法说清楚这副字画的来路,哼哼……”方如山冷冷地说道。

“林宇,我看你怎么蹦跶,今日你死定了!”方世明恶狠狠道,他恨极了林宇,对方在食堂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他颜面扫地。 这份仇只有靠林宇身败名裂,才能够弥补了。 而父亲大人,也正在这么做。 “说吧,林宇,如果你是清白的,我等自然会还你清白,但你无法自证,就算是你岳父来了,也不顶用。 ”其他外院高层看着林宇,有惋惜,有遗憾。 方清雪与小桃子都盯着林宇,对于林宇拥有那副诗卷,她们也觉得很是奇怪,难道还真是脏物?毕竟,林宇从入赘方家那天起,身上没带任何东西,更别说这种价值连城的诗卷了。 林宇理了理思路,眼下发生这种事,他也没办法隐瞒了,于是深吸了口气,目视方如山,一字一句道:“因为……这首诗,是我所作。 ”“嗯?你说什么?”方如山怔了一下,以为听错了。

其他外院高层也是一愣,不太确定刚才是否听清楚了。 方清雪与小桃子,同样狐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