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魂物语李易,千年水子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5-22

在停服这些药的前几天里,梦会全力“返回”。疯狂离奇的梦也可能在突然间停止长期饮酒或吸食大麻等坏习惯之后发生。  7、服用了含有褪黑素的补充剂  服用含褪黑素的补充剂会加快入睡,增加睡眠,但这也会增加梦的强度,是因为你的身体从本质上是在弥补失去的睡眠时间。目前还没有褪黑素的合理推荐剂量,所以失眠人群在服用前一定要咨询医生,因为高剂量的褪黑素可能会造成焦虑和易怒。  这些方法让你拥有好睡眠  正确呼吸  平躺在床上轻轻吸一口气,一两秒种后再吐出来。

  却等不到你安慰的话语。22.心喜因你,伤痛你予。23.我还记得你从后面抱我时脸上的笑容。

尸魂物语李易,千年水子

《尸魂物语》是最近网上很热门的一本优质小说,男女主是李易,千年水子的小说尸魂物语讲述了:屌丝李易去了一趟日本,本想向三叔取经,没想到三叔灵异,他又莫名被千年水子(婴鬼)缠上开了鬼眼,从此各种鬼魂、怪事接踵而来……他该怎么办?精彩章节我远离废墟躲进附近的一家中餐馆,老板是中国人,我听到他跟店员用中文交流昨晚的火灾,于是随便点了两个菜坐下边吃边听。 “老板,听说那房子空置了很久,还闹鬼,昨晚莫名其妙失火你说会不会是那东西闹的啊?”店员问。

胖老板感慨道:“闹不闹鬼我就不知道了,但举头三尺有神明这话我是信的,这莫名火一烧居然烧出了一具死了多年的艺伎干尸,凶杀案浮出水面,你说巧不巧。 ”店员压低声音说:“早上我看到居酒屋的房东横田先生被警察带走了,听说警察还抓了第一任租户,外面都在传他们合谋把那艺伎给杀了。 ”胖老板嗤鼻哼了一声说:“说横田是凶手我绝对信,这人名声臭大街了,你刚来没多久可能不知道。

”“怎么回事啊?”店员好奇道。

另外一个店员忙完手中的活凑了过去,接话道:“横田是我们店的老顾客了,四十多岁了还是单身,每次来喝酒一定烂醉,有一次他喝多了我故意套他话,无意中得知他那方面不行,年轻的时候结过婚,后来老婆发现他不行就离了,这家伙已经心理变态了,包里装的全是SM用品,喝醉酒就去风俗街玩,在风俗街很出名,艺伎们都不愿接待他,失火那家居酒屋碍于他是房东,只能接待了,我估计他玩的太疯狂,把那女的折磨死了,老板可能害怕承担责任和惹上麻烦,所以帮横田先生隐瞒了真相。 ”“说的跟真的似的。 ”那个店员哑然失笑。 这时候店里来了几个食客,胖老板把店员赶去招待食客了。 我琢磨了一下,觉得这店员未必是瞎说,那尸体装在透明塑料袋塞在壁橱里,贴着符不说还用木柜挡着,显得井井有条,很从容,老板不知情根本不可能,警察抓走老板已经说明了一切。 不过真相到底怎么样不好说,但应该跟推测的差不多了,我也没功夫在这问题上纠缠,只能让警察查清楚还那艺伎一个公道了。

我正吃着饭有电话进来了,一看是韩鹏的赶紧接了起来。

“李易,你让我查的事有眉目了,那车祸死的女孩叫珍妮,真名叫郑妮,二十二岁,河南人,在银都夜总会做佳丽,听说被一个做生意的大老板包养了,这大老板生意做的很大,黑白两道通吃,事发前一天珍妮去上班的时候心情很低落,她的好姐妹还发现她身上有淤伤,像是被打过……。

”韩鹏说。 “这事不对劲啊,事发前一天心情低落,身上还有伤,这么巧又发生了车祸,司机还逃逸了。

”我嘀咕道。

“谁说不是,我他妈越查越觉得奇怪。 ”韩鹏附和道。 我的心往下一沉,莫非这当中另有隐情?否则红衣女鬼不会三番两次找我求救,我忽然有点明白了,她在暗示我她是被人谋杀的,想我帮她沉冤得雪,这可能是“救我”两个字的真正意义!见我没吭声韩鹏说:“老子不敢往下查了,警察定性为车祸肇事逃逸了,我他妈查个什么劲……。

”“别废话,我要真相!”我沉声道。

“老大你放过我吧,我还要在京城继续混啊,背景复杂的人我可不敢得罪。 ”韩鹏哀求道。

“你还想不想要孩子了,我给你打包票,一定是个儿子,你们韩家有香火了。

”我说。 “真的?不过……。

”韩鹏迟疑了下说:“不过说真的,你那水子到底靠谱吗?我怎么越听越觉得是你牛逼吹大了。

”我想了想说:“老班长,有些东西三言两语没法跟你说清楚,这个珍妮跟我没半毛钱关系,你想想我为什么要帮她?”“为什么?”韩鹏问。

我压低声音说:“因为我能见鬼,上次我突然停车说撞人了,结果你下车什么也没看到,我让你马上查新闻,事先我压根没看过这新闻,也不认识她,但我说的跟新闻里描叙的很吻合,是不是很神奇?后来我返京的时候又碰到她坐在车里,都快吓尿了,她三番两次求我救她,我要不帮她查清楚,我怕被缠上啊。

”电话那头没声了,过了好一会韩鹏才小声说:“那晚你的反应确实很奇怪,没想到你能看见……看见那东西,其实我对这个是信的,你知道我是怎么发财的吗?前年跟你嫂子去泰国旅游,你嫂子去庙里请了条佛牌,泰国大和尚说我五行跟土相合,让我去做矿产或者房地产生意,保准能发财,我心说这两行我他妈都做不起,投资太大了,所以我压根没当回事,倒是你嫂子当真了,跑去鄂尔多斯求她煤炭局的表哥给我介绍生意,有亲戚后台我就无所谓了,空手套白狼,结果你猜怎么着,卧槽发了,还跟滚雪球似的越做越大,要不是有这事打底,你说请水子怀孕的事我根本不信,更不可能出两百万了,你当我傻啊。

”“这么说我还得感谢泰国大和尚了?”我苦笑道。

“扯远了扯远了,说正事,我是真不敢继续调查了啊,包养珍妮的可是京城呼风唤雨的人物啊,要是让他知道我在查他会惹上麻烦的。

”韩鹏说。 “按你这意思,这案子就是他干的了?”我反问道。 “咱们国家的道路监控系统挺厉害的,一年了都查不到肇事车,你不觉得奇怪吗?这当中必有门道,老同学,现在什么社会你不清楚吗?小姐知道大老板有钱有地位,可能想了什么主意敲他一笔,或者想转正,大老板那地位不过是想玩玩她罢了,根本不想惹上麻烦,为了摆脱纠缠只好……。 ”韩鹏说。 “查都没查你怎么知道是他?你他妈不去当编剧太可惜了,别啰嗦了,查不查随便你了。

”我说着就挂了电话。

韩鹏查不查我不管了,他查最好我省事,不查就只能等我回去了亲自查,反正老子贱命一条怕个屁,管他大老板是什么人物。

这电话一接我也没心思吃东西了,起身买单要走,这时候推门进来了一个食客,一不小心跟我撞了个满怀,那狐狸手链掉到了地上,我瞪了这人一眼把手链捡起揣进怀里就走。

我步行往公交站过去,走了没一会忽然从边上的汽车后视镜里发现那个食客跟着我,我很纳闷,于是假装蹲下去系鞋带回头看了眼,这人很不自然的停了下来,装模作样的朝边上走去。

为了确定他是不是跟踪我,我故意穿进了小巷,没想到他还真是在跟踪我,妈的,不就是瞪了他一眼有必要这么鬼鬼祟祟的跟踪我吗?这是要报复我吗?小巷里人烟稀少,我走了一阵停了下来,猛的回头,那人惊了下,见无路可走了,只好站定对着我了。

“你跟着我干什么?”我质问道。 这人眉头一拧说了几句日语,态度很不友好。 我听不懂日语不明白他什么意思,摇了摇头,这人说了几个简单的英语单词,我倒是听懂了,他让我把手链给他。

我冷笑了下觉得莫名其妙,根本不想搭理转身就要走,这人忽然快速上前,伸手搭在了我肩上,顿时我就感觉像有千斤石头压在肩头似的,动都动不了。 “草泥马,把手拿开!”我吼道,手肘顺势照着他的面门一顶。

这人动作极快,身体向后一仰躲开了,跟着急急后退摆开架势,这是要跟我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