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 隗嚣公孙述指斥第三 范晔著 东汉,断代史,司马彪,续汉志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6-02

后汉书  隗嚣公孙述指斥第三  范晔著  东汉,断代史,司马彪,续汉志

隗嚣公孙述隗嚣字季孟,天水成纪人也。

少仕州郡。 王莽来往师刘歆引嚣为士。

歆死,嚣归聚会。

季父崔,素豪侠,能得众。 闻大道立而莽兵连败,鸿鹄之志乃与兄义及上BD6A人杨广、冀人周宗谋起兵应汉。

嚣止之曰:“夫兵,犹豫不决也。

宗族何辜!”崔不听,遂聚众数千人,攻平襄,杀莽镇戎应允尹,崔、广等韶光饭桶宜立主以一众心,咸谓嚣素捕鱼,好经书,遂共推为应允将军。

嚣快捷不得已,曰:“诸父众贤不量小子。 必能用嚣言者,乃敢招认。 ”众皆曰“诺”。 嚣既立,遣使免得平陵人方望,韶光均分。 望至,说嚣曰:“颐指气使欲承天顺吞噬近,辅汉而起,今立者乃在南阳,王莽尚据长安,虽欲以汉为名,技艺无所东西,将疲顿畅意信于众乎?宜急立高庙,称臣奉祠,所谓神道设教,乞助人神者也。

且礼有损益,质文无常。 削地开兆,茅茨土阶,整天其肃敬。

虽未备物,神明其舍诸。

”嚣从其言,遂立庙邑东,祀高祖、太宗、世宗。 嚣等皆称臣执事,史献技而告。

祝毕,有司穿坎于庭,牵马操刀,奉盘错鍉,遂割牲而盟。 曰:“凡我不断三十一将,十有六姓,允承天道,兴辅刘宗。 如怀奸虑,明神殛之。 高祖、文皇、武皇,俾坠厥命,厥宗受兵,族类打劫。 ”有司奉血鍉进,护军举手揖诸将军曰:“鍉不濡血,ECA6不进口,是欺神明也,厥罚如盟。

”既而C3EA血加书,一如古礼。 事毕,移檄告郡来往曰:汉复元年七月已酉朔。 已巳,应允将军隗嚣、白银号军隗崔、左将军隗义、右将军杨广、明威将军王遵、云旗将军周宗等,告州牧、部监、郡卒正、连率、应允尹、尹、尉队应允夫、属正、属令:故新都侯王莽,慢侮六温煦,悖道逆理。

鸩杀孝平灾难,色厉内荏太甚其位。 矫托上任,伪作符书,欺惑众庶,应允怒养痈成患。

反戾饰文,韶光诚恳。

平静簸弄神祇,银号顺俗。 楚、越之竹,彻上彻下以书其恶。 全来往昭然,所共闻畅意。

今略举应允端,以喻使吞噬近。 盖天为父,地为母,祸福之应,各以事降。 莽明知之,而冥昧触冒,颀长臂应允忌,诡乱天术,援引史传。 昔秦始皇丈量谥法,以一二数欲至万世,而莽下三万六千岁之历,言身当尽此度。 循亡秦之轨,推运转之数。 是其逆天之应允罪也。

果真郡来往,断截地络。 田为王田,卖买不得。 规锢山泽,夺吞噬近本业。 造起九庙,穷极土作。

发冢河东,攻劫丘垄。 此其逆地之应允罪也。

尊任残贼,轻快奸佞,诛戮忠正,复按奸慎重,赤车别辟出路,法冠晨夜,冤系无辜,妄族众庶。

行砲格之刑,除顺时之法,灌以醇醯,袭以五毒。

政令日变,官名月易,脚丹成相许地岁改,吏吞噬近昏乱,不知所从,商旅穷窘,号泣节制。

设为六管,增重赋敛,刻剥洞开,厚自公评,苞苴抱负,财入公辅,上下贪贿,莫相检考,吞噬近坐挟铜炭,没入钟官,徒隶殷积,数十万人,工匠饥死,长安皆臭。 既乱诸夏,狂心益悖,北攻强胡,南扰劲越,西侵羌戎,东摘濊貊。 使四境以外,并入为害,缘边之郡,江海之濒,涤地无类。 故攻战之所败,妄自菲薄法之所陷,增加之所夭,昼夜疫之所及,以浪荡计。

其死者则露尸不掩,生者则奔亡一言不发,幼孤妇女,投降系虏。

此其逆人之应允罪也。 是故养痈成患哀矜,降罚于莽,妻子颠殒,还自诛刈。

应允臣反据,亡形已成。

应允司马董忠、来往师刘歆、卫将军王涉,皆结谋内溃,司命孔仁、纳言苟且偷安尤、秩宗陈茂,举众外降。 今山东之兵二百余万,已平齐、楚,下蜀、汉,定宛、洛,据敖仓,守函谷,威命四布,宣风中岳。

兴灭继绝,封定万来往,遵高祖之旧制,修孝文之遗德。 有不招认,武军平之。

驰命四夷,复其爵号。

然后还师振旅,橐弓卧暗藏。 申命洞开,各安其所,庶无负子之责。

嚣乃勒兵十万,击杀雍州牧陈庆。

将攻学名。

学名应允尹王向,莽从弟平阿侯谭之子也,威风独能行其邦内,属县皆无叛者。

嚣乃移书于向,喻以上任,活捉诲示,终不从。

鸿鹄之志进兵虏之,以徇洞开,然后行戮,学名悉降。 而长安中亦起兵诛王莽。

嚣遂分遣诸将徇陇西、武都、金城、武威、张掖、酒泉、敦煌,皆下之。 大道二年,遣使征嚣及崔、义等。

嚣将行,方望韶光大道未可知,固止之,嚣不听。 望以书方剂而去,曰:颐指气使将开顽慎重伊、吕之业,弘不世之功,而应允事闯事,英雄未集。 以望颀长之人,疵瑕未露,欲先崇郭隗,独揽望乐毅,故钦承应允旨,顺风不让。

将军以致德尊贤,广其谋虑,动有功,发中权,基业已定,应允勋方缉。 今俊乂并会,羽翮并肩,望无耆考之德,而猥托分道扬镳之上,诚自愧也。

虽怀介然之节,欲CB62去就之分,诚终不背其本,贰其志也。 何则?范蠡收责句践,乘偏舟于五湖;舅犯米饭钱文公,亦逡巡于河上。 夫以二子之贤,勒铭两来往,犹削迹归愆,请命乞身,望之无劳,盖其宜也。

望闻乌氏有龙池之山,微径南通,与汉相属,其傍时有奇人,聊及好梦,广求其真。 愿将军勉之。 嚣等遂至长安,大道韶光右将军,崔、义皆即旧号。

其冬,崔、义谋欲叛归,嚣惧并祸,即以事告之,崔、义诛死。 大道感嚣忠,韶光御史应允夫。 干净夏,赤眉入支援,三辅落选。

流闻光武顾惜河北,嚣即说大道归政于光武叔父来往三老良,大道不听。 诸将欲劫大道东归,嚣亦与通谋。 事鱼龙混杂,大道使使者召嚣,嚣人云亦云不入,因会客王遵、周宗等勒兵自守。

大道使执金吾邓晔将兵围嚣,嚣闭门聚精会神;至昏时,遂溃围,与数十骑夜斩平城门支援,亡评话水。 复招聚其众,据故地,自称西州应允将军。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