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三:洗去了污垢的名字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6-11

李立三:洗去了污垢的名字

  我们这个时候只能握了握手,然后立三说了一句请多保重。 那边又有另一辆车,我坐上那辆车,就被送回北极阁三条,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是我和立三的永别。

1914年3月,李立三的夫人李莎出生在俄罗斯萨拉托夫省的一个贵族庄园里。 在她漫长的人生中,她与李立三偶然相识到历尽磨难,从一个美丽的俄罗斯少女到一位高贵的中国老太太,她的一生都与这个中国人和中国密不可分,随着李立三的际遇而牵连其中,随着中国的变迁而跌宕起伏。 她为爱情而远行、为立三而坚守、为中国而留下,其间她面对流言蜚语、牢狱之灾和劫后重生。 如今,晚年的李莎平静地生活在北京,在两个女儿李英男、李雅兰的精心照顾下,她阅读俄文报刊、说着俄语,这位经历过苏联十月革命、肃反时期和中国文革的世纪老人,传奇的人生让人唏嘘不已。   初识李立三  我的父亲生于1850年,我是父亲64岁时生的孩子,取祖母的名字叶丽萨维塔。 1917年的二月革命和随之而来的十月革命让俄国的贵族社会走向终结,父亲悲剧性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事情发生在1919年,我当时只有5岁,我当然还不懂得发生了什么,我只记得妈妈把我带过去,我看到父亲坐在一辆简陋的马车上,有人把他带走了,后来晚些时候我才知道他被人押送到契卡去受审逮捕了。

在去区中心城市图尔基的路上他摘下手上的戒指,把藏在里面的氰化钾取出来一口吞下去,就这样很快地死去。 他服毒自杀了,后来父亲的姐姐也是以这种方式服毒自杀的。 有些人一辈子生活在比较优越的生活条件中,当社会发生重大转折时,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会这样,不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一切,他们认为应该结束生命,这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父亲去世后亲人离散,我和母亲相依为命,生活变得越来越窘迫。 1928年我从七年制学校毕业,相当于读完中国的初中后,进入莫斯科印刷技术学校半工半读。

1931年,我刚满17岁,从学校毕业后又自愿到千里之外的远东地区工作,在哈巴洛夫斯克边区出版社搞版面设计,并担任出版社共青团支部书记。 也正是在那里,我听到了一个名字:李立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