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鬼夫么么哒by暖小阳小说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5-15

邪魅鬼夫么么哒by暖小阳小说,主角阴煦熙,冷小烟的小说全文章节免费试读,是一本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恐怖类作品。 我看他这样,好歹松了一口气,也没细想他的说话,才想起,脸忽地红了,把他推开了来,却没能从他的怀抱下去,好歹也是拉了一点距离。

...第16章:八棺镇龙口灵峰山虽然是不经名的山峰,也不是什么有名的旅游地点,但是川蜀的地形真算得上是鬼斧神工,这一片山脉的形状也恰好像极了白鹤腾云,风景十分壮丽。 我却没有什么心情欣赏,因为这鬼山,居然只有一半有点不像样子的石阶,其他都是嶙峋的怪石,爬到山腰时候,已经是晌午。

那座道观却好像嵌在云顶,怎么也够不着,要不是为了NaiNai,我早已经歇菜了,才不能爬到这份上,尽管如此,我的身体却真的是不行了。

“咕……”肚子发出了很大一声抗议,经过昨夜的惊吓,我本来没有了知觉的胃竟然因为一路的运动恢复了,不知不觉间已经饿得不行。 “噗。 ”有些人毫不犹豫地笑出了声。

“我就看着你能熬到什么时候。

”那人眯着眼睛,不怀好意地看我,现在的他是魏溪辰的脸,曾经我多么迷恋这张脸,现在却只想把他眼睛给兜出来。

“说这些废话干嘛,你什么办法都有,还不快给我来点吃的。 ”意识到自己饿了以后,疲劳袭击了全身,我实在是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到一块石头上,干脆就不走了。

那人走了过来,他的阴影刚好挡住了我眼前的阳光,我感到他摸了摸我的头发,然后在我耳边低声说:“你最好不要起来,不然你坐着的死鬼摸不到你屁股了,可能会拉你下去陪他。 ”“啊”我这才意识到刚才坐的石头形状有些怪,好死不死自己听见他的话语又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不要紧,正好看到了一个干尸状的老头在石头下砸着,一只手不依不挠地要摸我的屁股。

敢情这死了都是个色鬼,吓得我一下子跳起来,抱住了阴煦熙的脖子,他也没有含糊,顺着我的劲儿一把把我抱了起来,回头看那色鬼因为我的气息远去了,果然有些生气,嘶嘶地从还勉强称得上是口鼻的东西喷出些紫雾出来,那味道,别提有多酸爽了。

只是这鬼生气归生气,倒是没有能从是头里出来,阴煦熙很是厌恶地往那鬼的头颅踢了一脚,那鬼立刻咳咳咳地呕出黑水来。 他忽然阴笑了一下:“娘子,你怕不怕?”“怕什么,不是才一只鬼……”我不自觉地缩了缩,抱紧了他的脖子,他似乎很享受我的拥抱,嘻嘻地笑了一声,说道:“不止一只哦,这里有八只。

”“啊。

”我环视了周围,果然,像这样压着鬼怪的石头还有,连着那个色鬼的,真的有八块,只是除了色鬼那个有鬼出来,其他的也不过是形状古怪的石头。

“别说笑了,分明没有其他鬼。 ”阴煦熙听见我这样说,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我的左眼皮上印了一个吻,我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没反应过来,就这么被吃了豆腐,正想发难的时候,听到他说:“你现在看看,看看是那些鬼好看还是你夫君好看。 ”“你说什么!你这个色鬼哪里会好看了。 ”我发现他又变了阴煦熙的脸,那双眼睛充满戏谑地看着我,我觉得不妙极了。

果然的,他一用力地把我上半身抱起来,靠到他的肩膀上。

我的眼里,免不去全收了那奇怪石头中的三块,刚才我是真的什么都看不到,现在却看到三块石头下分别压着了三个鬼,一个满手都是鲜血,却断了头,头颅歪了。

那沾满鲜血的一直在扶自己的头颅,一只舌头有三尺长,呜呜呜地想发出声音。

第三只……看了前两只第三只我哪敢细看,身子早吓得筛米似的,只得紧紧地抱着阴煦熙,“呜……”“还是我比较好看吧,你快承认我是个好看的鬼。

”这个人,啊不对,这个鬼绝对是故意让我注意到的,弄得我连饿的心思都没有了,只怕再看一眼就吓出尿来啊。

“你实在是太坏了。

”我紧紧抱着他,用力的,就想把他压瘪,压断气,不过我一想想,他其实是个鬼,早就断气了,还能给我压断气第二次吗?到这,我不禁沮丧起来,反而松了手,由他抱着,却感到他侧着头在我耳边厮磨一下,低声说道:“对不起,我是鬼好多年没吃东西了,没有想到你会饿的问题,只能吓吓你了,让你暂时忘了。 ”他言语间有一种无奈,更多的是落寞,我的心不禁刺痛了一下,想起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还穿着旧时的衣服,说来这阴家不知道是不是绝后了,作为孤魂野鬼,肯定没有香火祭拜,说不定熬了好些年的饿。

想到这,我忽然觉得他很可怜,便用了点力气捂紧了他的肩膀一会。 阴煦熙好像误会我的意思了,见我抱紧他,便像哄小孩一样,晃了晃我说:“娘子放心,这里是八棺镇龙口,道观的入口就在附近了。

”“入口就在附近?”我奇怪道,直起身看去那云端的道观。

“这不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吗?”“不是,那个只是给凡夫俗子进的门口,真正的门口,一定设在龙脉龙头的附近。 ”阴煦熙说道。 “龙口凶险,必须有阵法镇住。 ”“阵法”我瞟了一眼四周那奇怪的石头,那些鬼还在,却是出不来,确实是被镇着的样子。

“是不是这里厉鬼多,要用阵法镇住?”我不是很理解这些玄乎的东西,毕竟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唯物思想才是我一直秉持的信念啊所以我的样子显得有些傻气,然而没有镜子,我是一点也不知道。 “不是的。 ”阴煦熙却看到了这样的我,吃吃地笑了,他这样的笑容确实是很好看,不像是平时的邪魅,反而有些宠溺。

“不是啊。 我的傻娘子,形势风水学上,有龙脉一说,山脉水脉都可以作为龙脉,只要它符合山向,但是龙脉是龙,有凶龙,祥龙,也有分头尾,翔龙自是好龙,一般龙头为风水宝地,很多达官贵人皇宫贵胄就会选在龙头定Xue,百年后埋葬自己。

”“但是,坏龙的龙头十分凶险,嗜血非常,不仅不能葬普通人,就连活人进去也容易生事,于是厉害的道士就会用八个穷凶极恶之人,分别埋在龙口把齿上,相当于挂了食物在龙口,这样,坏龙得到饱食满足,也就可以保住一方水土安宁,可能比好龙做到还尽责,因为他们死心眼守信用……不像是多变的人类。 ”他说着说着话,神色却渐渐冷去,虽说我听着他说的是这八棺镇龙口的缘由,却明显感到有另外的意味,他抱着我的手,也用多力道,眼神也有些狂乱起来。 这时候我多么庆幸我脑子在危急时候还是有一点作用的,我立马说到:“你说了那么多废话,到底怎么才能进去道观?!我饿了!快要饿死了,你不管你娘子死活了吗?”他听到我说话,才愣了一下,忽地笑了起来:“原来你是个吃货,为了吃,这么干脆认做我娘子了。 ”我看他这样,好歹松了一口气,也没细想他的说话,才想起,脸忽地红了,把他推开了来,却没能从他的怀抱下去,好歹也是拉了一点距离。

“你别误会了,我都是饿的。

”说完我捶了一下他的胸膛。 “这怎么进去,你倒是想办法啊。 ”“进去?我想……”这人抱着我渡步到刚才我‘坐’过的色鬼石头上。

“一般是没有办法的,不过……”他又阴笑起来,真是可怕的人,啊不对,可怕的鬼。 “若果把这个八棺镇龙口的阵法破坏的话,估计就会有人抓我们进去了。 ”“啊”我错愕期间,他已经抬起了他的大脚,要往那石头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