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 中国传统文化60字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6-09

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 中国传统文化60字

国化还是永远被排除在印度殖民政府的最高层职位之外。 他也被禁止向殖民政府领地范围之外移动比方说,向黄金海岸(GoldCoast)或香港的水平移动,以及向母国的垂直移动。

他或许完全和同胞的社会疏离了,但他也被处以必须终生与他们为伍之刑。

(当然,他们究竟包括了什么人必须视英国在印度次大陆的征服范围而定。 )稍后我们会探讨,官方民族主义所造成的后果对20世纪亚洲和非洲的民族主义的兴起有何影响。 就此处的目的而言,需要强调的是,英国化政策在全世界各地制造出数以千计的帕尔。 没有什么会比这个事实更能凸显出英国官方民族主义的根本矛盾,即帝国与民族内在的互不相容了。 我特意使用民族一词,因为人们总会忍不住要用种族主义来解释这些帕尔的存在。

没有一个脑筋正常的人会否认19世纪英国的帝国主义带有深刻的种族主义性格。

但是帕尔们同样也存在于白种人的殖民地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和南非。 出身英格兰和苏格兰的校长们也同样蜂拥而至,而英国化(Anglicization)也是当地的文化政策。 就像帕尔的遭遇一样,18世纪时还开放给苏格兰人的环形上升之路(loopingupwardpath)已经对他们封闭了。 英国化的澳大利亚人并未任职于都柏林或曼彻斯特,甚至也不在渥太华或开普敦服务。

而且,一直要等到相当后期,他们才有可能成为堪培拉的总督。 [24]在此之前,只有英国的英国人(EnglishEnglish)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英国民族的成员才享有此一殊荣。

在东印度公司失去其印度猎场的三年以前,舰队司令佩里(CommodorePerry)率领他的黑船不由分说地推倒了长期护卫日本自我孤立状态的墙垣。 1854年后,因为明显地无力面对西方的入侵,幕府(德川家的将军政权)的自信与内在正当性急速地受到腐蚀毁坏。 在尊王攘夷的旗帜下,一小群主要是来自萨摩和长州两藩的中级武士终于在1868年推翻了幕府。

他们能够成功的理由之一是,非常有创意地吸收了特别是在1860年之后普鲁士和法国专业参谋从1815年以来逐步系统化的新式西方军事科学。 因此他们能够有效运用从一个英国军火商处购得的7300支最现代的步枪(大部分是美国南北战争中用过的二手货)。

长州藩的人如此精通枪法……以致旧式的刀剑砍削流血互搏之术对他们根本起不了作用。

然而,一旦掌握权力,这些被我们今天记忆为明治藩阀(theMerjioligarchs)的反叛者们就发现,杰出的军事能力并不会自动保证政治的正当性。 虽然天皇能够经由废除幕府而迅速复权,野蛮人却不是那么容易驱逐的。 日本在地缘政治上的安全仍然和1868年以前同样脆弱。

相当有意识地师法霍亨索伦的普鲁士德国的19世纪中期的一种变形的官方民族主义被作为巩固藩阀政府盼内部地位的基本手段之一。

1868年到1871年间,所有残存的地方性封建的藩兵都被解散,东京因而能够以中央集权的方式垄断了所有暴力手段。

1872年,天皇诏敕下令提高所有成年男性的识字能力。

1873年远在英国之先日本引进了征兵制。

与此同时,藩阀政权废除了武士这个法定的特权阶级;这个重要步骤不仅向天下英才(慢慢地)敞开了军官团的大门,也符合了如今已可得的公民民族(nation-of-citizens)的模式。 日本农民从封建藩制的支配当中被释放出来,并且从此以后直接受到国家和商业性农业地主的剥削。 接着在1889年制定了一套普鲁士式的宪法,而最终,男性普选权也随之来临了。

书籍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