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夫攻略:我的凶萌宝藏妻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6

疼夫攻略:我的凶萌宝藏妻

正文第一百七十四章舒燕的坦白[更新时间]2019-06-2322:34:58[字数]2028小小乖乖地点头,看着汪淼淼,  “妈妈,我不想你们每天那么累地来接我,我只是想你们多陪陪我。 ”  “小小,你的梦想是什么?就像你的爸爸专注于商业,而你妈妈我喜欢烘焙,现在喜欢医药,那你告诉妈妈,你想做什么,或者你对什么感兴趣?”汪淼淼一步一步地去引导。

  “我不知道,我没有什么喜欢的,不过我挺喜欢打篮球的,可是打篮球能干什么?”小小认真地思考了一下。   “打篮球能做的就多了,虽然如今中国的篮球市场还在摸索的过程中,但是,我相信,只要你有天赋,肯努力,并且发自内心的热爱它,它就会给你回报,前提是搞好学习,你得从各个方面提升自己,才能走向更大的平台。 ”汪淼淼想起之前自己完全没接触过医药行业,现在却从事着这份工作,所以说未来是不确定的,全靠你自己去绘制未来的蓝图。

  经过一晚上的交谈,小小高高兴兴地回房间休息了。

  看着小小越来越高的个子,汪淼淼突然有了一丝不舍。

  “臣鄢,小小会不会有一天终将离开我?”小小高兴了,汪淼淼就郁闷了。

  顾臣鄢抱起汪淼淼上楼,  “孩子呢,总有一天会丰满自己的羽翼,在空中翱翔,我们能做的就是在巢里祈祷他的平安。

现在我们也回到我们爱的小巢吧!”顾臣鄢抱着汪淼淼大气都不喘,汪淼淼不得不佩服,健身的人果然不一样。

  第二天  顾臣鄢来到公司,舒燕依旧跟往常一样热情,仿佛昨天晚上的交谈是一个错觉。   “老大,下班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你有时间吗?”  舒燕在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停顿下来,像是鼓起莫大的勇气一般回头对正在看文件的顾臣鄢说。   顾臣鄢愣了一下,点头说:  “有时间。

”  舒燕松了口气走出去,走到自己座位,一动不动,眼神里带着一丝坚定。   汪淼淼来到店里,柳江比她来得还早,  “淼淼姐,今天一大早有一个人来找你。

”柳江擦着柜台上的灰尘,想着早上那个人有些奇怪,戴着棒球帽和口罩,脸都看不到。   “谁啊?找我干嘛?”汪淼淼没想到这么早就有人找她。   柳江也觉得很奇怪:“不知道,问他他也不说,没过一会就走了,也看不清脸,不过听声音像是一个年轻人。 ”  陆陆续续进店的客人让他们渐渐忙碌起来,也让他们很快就遗忘了这个奇怪的男人。

  “淼淼?”一位打扮精致的老妇人一脸惊讶地看着汪淼淼。

  “请问您是?”汪淼淼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个人啊。   “我是你表姑啊!你这么快就把我忘了?我在你小时候还抱过你呢!”那个老妇人看到汪淼淼回应了自己,就确定了这就是她那至今住在穷乡僻壤的表姐的女儿。

  汪淼淼仔仔细细地想了想,确实不记得这个表姑,要么就是她记错了,要么呢,就是在她很小的时候见过,而且没见过几次。

  “没想到在F市还能见到你,你爸妈去世后你一直都在F市吗?”老妇人一脸嫌弃地打量着这个店面。

  虽然不是很喜欢这个突然多出来的表姑,但是出于礼貌,她还是友好地回答了她:  “在柳花小镇住过一段时间。 ”  老妇人露出一脸果然如此地表情,随即不想与汪淼淼有过多的纠缠,像是害怕汪淼淼会找她借钱一样。   “呵呵,这样啊,替我向你外婆问好啊,我就先走了。

”老妇人说着就要走。   “你不是来买药的吗?”汪淼淼觉着这人真奇怪。

  “不了不了,改天再来。 ”老妇人走得飞快,不知道的还以为汪淼淼开的是一家黑店,还把人吓跑了呢。   汪淼淼一头雾水,自己有那么吓人吗?至于跑得那么快吗?随即耸耸肩,管他的,接着忙自己的事。   帝豪大厦  下班的时候,顾臣鄢整理着桌子上的东西。

舒燕敲门进来,  “老大,我收拾好了,我去门口等你?”  顾臣鄢刚好收拾完,拿上外套和手机让舒燕跟他一起走。   楼下咖啡厅里,顾臣鄢和舒燕面对面坐着,两人面前的饮品冒着热气,互相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老大,我想跟你说件事,这件事可能会让你觉得很惊讶,但是你不能开除我。

”舒燕先开口。

  “说吧,我不开除你。 ”  顾臣鄢用手摩擦着杯子,深沉性感的嗓音,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低调奢华的手表,解开一个纽扣的高级西装,每一个细节都让人挪不开眼睛。

  舒燕抿了一下嘴唇,思考了一下,  “你知道吗?我进帝豪的第一天,看到有一个人走在众人前面,那样的意气风发,不可侵犯。

在那天,我的心里就住进了一个人,一个不可能的人。 他总是板着一张脸,不言苟笑,我为了能离他近一点,我每天不停地工作,提升业绩,在这个过程中我得罪了上司,同事。

即使这样,我还是一步一步地不遗余力地往上爬。 终于,我爬到了他的身边,可是在这个时候他的身边却已经站了一个人,从那以后,我只能藏起我的喜欢,小心翼翼地陪在他身边,想关心他更多,但是又害怕被看出来,我这样煎熬了许许多多个日日夜夜,我问自己,这样值得吗?我的心告诉我,不管是不是有结果,只要我努力过就够了。

”舒燕说着抹了一下脸上的眼泪,抬起原本低下地头颅,直视这顾臣鄢  “所以,顾臣鄢,你知道吗?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很久了。 ”  顾臣鄢叹了口气,喝了口不加糖咖啡,  “我知道。

”  舒燕疑惑地看着他,也只当他是安慰自己,苦涩地笑笑,也无所谓了。 事到如今,自己想说的话也说了,心里也轻松不少,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也要勇敢的表达自己的心意。   “我会申请调到业务组去,喜欢你,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  舒燕说完就走了,顾臣鄢也不好再问那天汪淼淼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