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瓷”老美招生,酸倒一大片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5-20

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开创教育教学改革的新局面。根据上级相关文件精神,从本期起以每周个学时的课外活动时间。开设以“体验新课标、新课程”为重点的,全校师生共同参与的,具有知识性、趣味性、新颖性的课外兴趣小组活动。为了激发学生参加活动的愿望和要求,提高学生参与的积极性和自觉性,使他们具有自觉接受教育和锻炼的最佳心理状态,使学生每次参加活动都能既满足各自需要,乐意参加,又确实增长见识,有所得益。

  本次活动帮助同学们了解应对消极事件的各种方法,看到事物的另一面,树立积极发展理念,学会正向思维方式,拥抱阳光心态,“快乐小魔仙”体检表一份,用口型和各种各样有趣又夸张的肢体语言传递着"小魔仙体检表"上材料的内容。接着去“四肢科”完成指定的瑜伽动作,放松身体,体验身心平和。在“现场心理咨询”处还可选择感兴趣的心理量表进行填写,让同学们更好的认识自我,了解自己的心理状况。

“碰瓷”老美招生,酸倒一大片

今天,有媒体曝光,花费650万美元“送”女儿上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中国巨富是赵涛先生。

其实,这也不够准确,因为按照媒体曝光的说法,赵涛先生是新加坡籍。

如此来说,是新加坡籍华裔赵先生被曝光,花费巨资送女儿上斯坦福本科。 不是说老美的大学招生有多么公正无私,显然是各种“猫腻”不少。

比如说,最近曝光的好莱坞女星罗里路格林和菲西丽提霍夫曼等在内的不少美国家长,付出约20万到40万不等的费用,用以行贿教练和大学行政人员,为了子女上大学。

当然了,赵涛先生有点冤大头的意思。 冤大头是因为在美国高校舞弊案件中,华人家庭大多数“中介”的费用,远远高出美国明星或者富豪家庭。 就如赵涛先生就支付了650万美元,“中间商”威廉.辛格只向斯坦福帆船队教练支付了50万美元,而赵涛先生的女儿就被“成为”了帆船特长远动员,并且有了齐全的“材料”,也“加入”了斯坦福帆船队。 显然,这高校的招生有猫腻,看来国内外都是一样的。

至于说国内高校招生如何有问题,相关的材料在网络上时不时能够见到。 甚至,曾经有一年网络上将上海某著名高校的“特殊学生”名单都整个曝光了。 名单中对每一个“特殊考生”的分数,尤其是关系人是谁,要上啥专业,一并详细标明。

这份名单的曝光很意外。

据说是学校招生部门的电脑被有人登陆,以至于名单曝光。

关键的是,这个名单曝光后,似乎风平浪点,也没有后续的任何说法。 显然就是国人对此已经见惯不怪。

毕竟,如今高校有了招生自主权,在行政权力“泛滥”的当下,有此类情况实在是很正常。

当然了,对那些因为有高额捐助而获得照顾名额的情况,这根本就不是事。 换句话说,要是赵涛先生给国内任何一个著名或者非著名的高校,捐赠650万美元,别说得到一个本科名额,就是硕士博士不也很碎碎的事情嘛?而且,即就是此类事情曝光了,我估计所有人,准确点说应该是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有异议的。

没有异议是因为,这650万美元可以干很多事,起码可以将大学的“档次”提高很多倍。

不是国内经常有计划用几年时间,建立一流的大学的宏伟目标嘛。 此处“一流”大学,肯帝不会是“大师”之谓也,基本都是“高楼大厦或楼堂馆所”。

到此,我们就明白了,大学招生都是有各种“猫腻”的,但是老美的招生就怕“猫腻”被曝光,一旦被高校的招生委员会或董事会发现,那就有可能会被“斩立决”,至于被媒体曝光了,那就是“死光光”了。

比如说,赵涛先生的闺女2017年被斯坦福大学招收为本科生,可是就在被曝光的2019年,赵女在3月底被迫离开斯坦福,而斯坦福在4月2日公开辞退。

相比于老美大学的“不发现则已,发现则为犯罪”的现实,赵涛先生花费650万美元让女儿上斯坦福真的是“冤大头”一个。 毕竟,这样的“成本”,要是赵女想在国内任何一个高校上学,那都会是上“宣传板”的大好事。 要知道,按照最新一期《泰晤士高等教育》公布的亚洲2019年大学排行榜,300多所大学,国内有72所入榜,而清华为第一,北大为第六。 甚至,在全世界大学排名中,进步显然,也能在前30名之中出现国内大学。

何况,这被媒体曝光的赵涛先生女儿成绩也很不错。

说是ACT为33分,托福为111分,而且高中在英国留学,按照斗鱼中赵女的说法,也是一个很“努力上进”的孩子。 不过,赵女上斯坦福行贿,这是家长的“问题”,应该与孩子无关,尽管孩子会被严重的“影响”。

其实,再对孩子有影响,相比于650万美元的巨资,相当数量的国人那是羡慕嫉妒恨了。 是啊,对普通人来说,有650万巨资,干啥不成呢?何必凑热闹去为了名校“行贿”呢?于是,当这事被曝光,“人财两空”之后,那个“吃不上葡萄”的酸葡萄心理,自然是充满网络之间,其浓浓的酸味也使得该新闻充斥网络。 拔出萝卜带出泥。

而从“冤大头”赵涛先生开始,让他担任董事长的步长药业也被放在了聚光灯下。 呵呵,这经过“雪亮的群众眼睛”之审视,步长药业的各种BUG开始也纷纷出现。 一个拥有86%毛利率的中药企业,几个缺乏足够医学理论支撑的中成药,营销费用远超研发费用的奇葩,也能在国内医药市场和证券市场“呼风唤雨”?意外的事件,总能有意外的惊喜。

这个前几天流传网络的“650万美元上斯坦福”的传闻,如今总算被证实了,而且这个主角虽然是新加坡籍,可是所有的“故事”与“传奇”几乎都在国内发生。 对普通人来说,什么名校,若是有650万美元的话,那简直就是烧高香后的大梦了。 如此,酸葡萄心理下,带着复杂的兴趣纷纷在传播与评判着这个中药的“冤大头”。 只是,被收取了“智商税”的,显然不仅仅是赵涛先生,你我之中肯定也会有一大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