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八十二章 舌战群儒(上)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2

五百八十二章 舌战群儒(上)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周子义没有料到会在这一点上被林延潮驳倒。

他以往与人辩经问难,却从没有碰到如林延潮,这样善于考据之人。 如林延潮这等考据派,你说得每一句话,对方都能寻其出处,再辩驳之,这样大家还能不能愉快的讲道理了?可身为一名宿儒,身为国子监祭酒的周子义会没读过春秋繁露?周子义一生皓首穷经,身为理学宗师,实践的就是非五经、孔孟之书不读,非濂、洛、关、闽之学不讲,故而得义理之精。 董仲舒虽也是名家,可春秋繁露,却不在他读书之列。 所以周子义被林延潮论破,并非是败在了他的义理上。

一旁曾省吾,王篆都是不忿,周子义败得冤枉啊!此非战之罪,若是林延潮在义理上,堂堂正正的驳倒周子义也就罢了,但是你却不来这一套,专门诡辩和考据上下功夫。

这是歪门邪道,我等不服!见周子义处于下风,曾省吾,王篆本打算周子义单挑掉林延潮,但眼下就要群殴了。 单挑,就是你一个人挑我们一群;群殴,就是我们一群人殴你一个,两条路任你林延潮自选。 瞧!几位侍直经筵官已是在摩拳擦掌了。

曾省吾轻咳一声,发出了号令。 居于王篆下首,一名四十余岁的官员,放下拢于袖中的双手,袖袍一拂,出班而来向天子道:“陛下,林中允之言,臣不能苟同!”小皇帝此刻听得林延潮与周子义辩论正精彩,见有侍直经筵官员出班,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道:“爱卿请讲。 ”“是,陛下。

”林延潮看去原来是吏部郎中朱裹,算是王篆的部属,听闻也是个擅辩之士。

朱裹走到了林延潮面前停下:“林中允之言,非真儒之见,先圣所言内圣外王,内圣,道也,理也,体也;外王,器也,气也,用也。 ”“老子有云,仆散则为器。 自古以来,器不离道,道不离器,汝弃内圣而言外王,乃离道而言器,不异于捐本逐末。

这三尺孩童都能知之的道理,难道林中允不知,如此可为真儒邪?”朱裹的话,在场凡学易学,玄学,理学的官员都是交口称赞。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这道与器之说出自易经,道无形,形而上,器有形,形而下。

老子说,仆(道)散则为器,也就是道在器先。

理学也认为,气化为道,理在气先。

朱裹用三派学说,来说道在器先,内圣先于外王。 内圣是本,外王是末,林延潮离了内圣而言外王,就是离道而言器,本末倒置!这几句话着实厉害,道器之论,早有定说,林延潮要在这个时代驳倒道在器先,几乎不可能。

王篆见朱裹出马,极为淡定地笑了笑,然后帮腔道:“此言得理宏正,非只知诡辩之人可以应之。

”林延潮听说朱裹精通易经,算是这里面除了周子义外,最大的敌手,今日三言两句不驳倒他,下面的人上来车轮战,自己不是疲于奔命。 于是林延潮作揖道:“朱郎中真不愧易学方家,道在器先,此乃老子,朱子之见,吾不敢驳之。 ”听林延潮这么说,曾省吾,王篆都是点点头,你终于知道错了吧,肯服软就好了,不过服软没有,咱群殴,就算你趴下,还要使劲踹你。

但曾省吾,王篆以下还没出场经筵官却满脸焦急,林延潮怎么这就被驳倒了,他们还未出场呢,不能一展身手真是可惜。

这时林延潮笑了笑道:“朱郎中,汝说道形而上,那敢问道为何物?如何明道?汝又并非道,焉能知其道?”林延潮这连环三问,将朱裹说得僵住道:“这。

这自有先贤之书。 ”林延潮笑了笑继续道:“朱郎中,不妨听吾一言,器之所在,道则在焉。 有其器必有其道,无其器则无其道。 离道言器不取,可离器又何以言道?朱郎中寻三代之道,皓首穷经,于故纸堆中索迹,却不知三代之道,就在三尺之内,日用之中,时时可躬身践行。 ”“盖天下之事,闻者不如见者知之详,见者不如居者知之尽。

道在器中,在事功之中,此非捐本逐末,而是由末知本。

朱郎中言道而不及物,实枉作功夫,如井中捞月!”王篆方才不是说,林延潮只会歪理,不会以道理服人,眼下林延潮就以大道理驳之。 朱裹说道在器先,林延潮说,对,这道理我服,但咱们不谈道理,来谈应用。 没有实体,你空说道理,有个毛用,你又不是道自己,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三代内圣之道太远了,你翻书中得来,就一定是三代内圣之道吗?与其如此,不如在事功中体会三代的道理,这就是实践出真知!林延潮说得云淡风轻,不见半点火气,朱裹只能在场中,如同复读机般在殿中反复地说,这,这,这!“陛下,林中允所言不妥,臣有一言不吐不快!”又一名官员出班,此人是御史耿周,是曾省吾门人。 耿周见王篆被林延潮驳倒,赶紧出来救场。 小皇帝听了心道,今日怎么了?怎么都来批林延潮了。 小皇帝道:“爱卿自便吧!”耿周出阵,朱裹举袖拭去额上之汗,退到一旁。

耿周解了朱裹燃眉之急后,问难道:“吾方才听林中允言道,实离道千里也!朱子有云,道乃亘古亘今常在不灭之物,但千五百年被人作坏,其间虽或不无小康,而尧舜三王周公孔子所传之道,未尝一日得行于天地之间也。

”“林中允言凡有其器,必有其道,但千五百年来,道之不存,又如何言器?”林延潮嗤笑道:“汉唐千五百年来漏过,岂非天地无光,你我皆生于不见五指之世?吾辈一生勤于尧舜之学,虽不能点铁成金,但也不能以银为铁。 汝说三代时尧舜之君,方得其道,岂不闻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难道在汝口中,汉唐之君,连夏桀都不如吗?”耿周听了不能答,呆立在殿中。 “此一派胡言!朱子所言乃人道,而非天道。

”出班的是给事中吴堪,他见耿周失利,出班挽救,也不先上奏天子,直接来喷林延潮。 到了此刻曾省吾,王篆他们也不顾礼义廉耻了,手下这班人不打招呼,直接就抡胳膊上阵了。

果真深明群殴之道。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