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她她她小说集》之七《愈》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2

原创《她她她小说集》之七《愈》

  (五)旧怨  妈妈在医院住了两天就烦了,电话清荷让她再找找同学办理出院。

清荷只好请假去了医院。   妈,要住院的是你,要出院的也是你,你当我同学是院长啊?见了妈妈,清荷心里的火仍压不住。   你给同学打个电话就好,还跑来干嘛!妈妈讪笑。   你以为出院和住院一样难啊?那么多病人排队等床位,出院找一下管床医生就好,没必要再麻烦我同学了!清荷气仍难顺。   你怎么不在电话里告诉我,我可以自己去办,耽误你工作了吧……妈妈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作”,面露歉意。   清荷见妈妈示弱了,气也消了大半:我怎么也得陪你把戏演完啊,你自己出院了怎么跟爸爸交待啊?  妈妈恍然大悟:看你爸这两天吃不好睡不好的,我实在住不下去了,忘了这茬了!  妈,你说你这是何苦呢?爸就接了一个电话,你就这番折腾,看到爸吃不好睡不好,你又心疼!  这事,咱们回家再说,你快去问问,现在能办出院不?妈妈摇着清荷的胳膊像盛初在撒娇。   清荷只好去找管床医生。   清荷楼上楼下跑了几趟,才办好出院手续。

清荷想了想又给爸爸打了个电话,清荷告诉爸爸医院有危重病人急需床位,医院就协调轻症病人出院,妈妈发扬风格出让了自己的床位。   电话里,爸爸长松一口气,清荷也如释重负。

  把妈妈送到家,清荷准备立刻返校,妈妈却拉着清荷的手不放:不是妈瞎猜疑,是你爸屡教不改!  清荷不得不坐下来听妈妈讲那些陈年旧事。   当年,爸爸分配到纺织厂工作时,只是车间一普通工人,因为师父的撮合,和妈妈谈起了朋友。   刘芳的父亲是爸爸车间的主任,他知道爸爸是财专毕业后,找机会推荐他进了财务科。

  财务室和办公室对门,刘芳经常去找爸爸聊天。 后来,爸爸给妈妈提出分手,因为妈妈以死相胁,爸爸才作罢。

  想起陈年往事,妈妈心绪难平,说到伤心之处更是泪水涟涟。   妈,当年你好歹也是厂花级的美女,何苦非吊在爸爸这棵歪脖树上?清荷着实好奇。

  还不是你爸耍流氓,亲也亲了,摸也摸了,妈没了清白,以后怎么再嫁别人?妈妈的火气又上来:要不是刘芳死皮赖脸的往他身上贴,他也不会和我提分手。

你爸这个人脸皮薄,不会拒绝人,又欠着刘芳她爸一个人情,所以才……  这么说,问题在刘姨身上,你不应该迁怒爸爸,他又没主动……  他是没主动,可他不敢光明正大的拒绝,就是有鬼,我就见不得他在刘芳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  妈,你们现在都退休了,以后见面少了,这事翻篇吧!  我是打算翻篇,可刘芳这贱骨头不肯啊!以前碍于同事情面,我没和她计较。

以后,要是她再来冒犯我,我决不手软!妈妈撸撸袖子,一副想打人的架式。   妈,能饶人处且饶人,你不是一直这么教育我的吗?  饶人,你得看谁?像那种不要脸的女人,一心想拆散别人家庭的女人,除非我死了,否则,死磕到底!  清荷还想辩解几句,立刻被妈妈阻止:清荷,妈最后悔的事就是把你教育的太懂事。 你性子这么弱,以后遇到委屈事,该怎么办啊?  妈,你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  唉,对女人来说,一辈子最重要的那块地,还不是家里这一亩三分地?以后,如果发现盛铭那小子有风吹草动,你千万别手软,你一定要牢记毛他老人家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妈,盛铭好着呢,你别乱说!  清荷,这就是妈最担心你的地方,单纯且善良,没有一点防犯意识,你觉得盛铭好,别的女人也会看到他的好啊,真要有人上门抢,你怎么办?  是啊?该怎么办?清荷被妈妈说的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