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宝泽地痞恶霸、民警护航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8-23

南昌宝泽地痞恶霸、民警护航

  本人2017年1月11号在南昌宝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买车试驾,由于陪驾员错误性指导发生追尾事故。 事故处理完毕涉及试驾车折旧费问题在该公司与销售员协商,折旧费本人认为没有法理依据,销售员表示由他个人承担!8天后该销售员微信于我,要我垫付被追尾车辆维修费用1685元并承诺保证返还,并出豪言“这么大公司还会要你一千多块钱”!然而一个多月后了无音讯,后多次电话催促销售员还款一事,对方总是借故推托,最后一次去电销售员叫我去公司找他们经理。

2017年4月17号本着友好协商的态度来到该公司,想不到该公司经理黄伟路不但不对自己公司的承诺对线,而且还说要叫人打我们,还说看我们走得了不,并叫报警告我们抢劫,纯属无事生非,造谣污蔑!等到该经理叫来的10多个人到来之时,该经理便动手对我们实施侵害,表弟被打背部无大碍。

该经理体形高大米左右,本人被他从椅子上掐着颈部掐起来,从办公室一直掐到走廊才松手,随后便被其他人员围堵,对方人多势众,假如还手有可能“走不了”,只能任由他们摆布!加害人攻击致命器官且持续时间长,甚于殴打。 事发过程有录音为证!次日上午10时去医院就诊,医生诊断为颈项损伤,多次诊疗未能痊愈。 2017年11月6号CR检查报告为前纵、项韧带钙化。 医生诊断为“颈型颈椎病”!4s店至今未承认动手侵害一事!“诚实守信”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是立身之本,更是从业之要,4s店为一点小利出尔反尔,竟还对客户大打出手,有违道德伦常!无视国家法律法规!  一:民警滥用职权询私枉法!当时出警的是下罗派出所,刘鹏程民警及另一位民警未知姓名到现场处置,伤者重复多次向民警反应对方动了手,要求处理加害人,民警不但不对伤人者进行询问,而且还对受伤者言语恐吓,更没有问伤者的伤情。

录音为证!  二:受案室民警不作为!当时伤者颈部发热,第二天下午4点左右到下罗派出所要求验伤,期间不超过24小时。 受案室的民警未咨询相关部门就说医生下班了!无任何作为!由于伤势不见好转,20号又去派出所,找邱警官开了验伤介绍信。

三:法医玩忽职守、涉嫌隐匿证据!到了经开分局验伤室,周法医却说没带病历验不了,也未对受伤部位拍照取证!由于本人路途遥远,来去不便,又过了几天,伤势仍不见好转,28号又去法医验伤,带去的病例及片子法医竟又不看,又说时间久了验不到伤,经我再三请求,在对我的伤情没有任何询问,查体的情况下,只凭摄片报告就做出了不构成轻微伤的检验回执。

7个多月后派出所仍未给我验伤报告!经伤者向公安厅网上信访投诉,12月12号邱警官告知伤者法医的鉴定结论是:’‘验不到伤,出不了报告’‘。 然而实际出报告时间为检验日期,鉴定意见为不构成轻微伤!本人提供的照片可以看出后颈部大面积肿胀,变形,足以够成轻微伤!核磁共振乃是最精细检查应作为参考的主要依据,鉴定报告却未对该片子分析说明,只对CR片分析说明!鉴定报告上的照片拍摄距离远且模糊不清,根本反应不了真实伤情!  四:派出所阻碍当事人行使合法权利!  自去年11月份就向派出所提出伤情重新鉴定请求,到现在仍未走完整个程序!本人提供的照片是证实伤情的关键证据,办案单位却不予认可!五:做被害人陈述笔录袒护加害人!  2018年3月19日派出所第一次做被害人笔录,该笔录为诱导性笔录,对记录加害人肆意行凶避重就轻!1.记录人对出警民警违法执法和被害人次日去派出所要求验伤一事一字不记2.被害人特意解释没有发生口角,记录人硬要解释说是发生口角3.期间派出所没有任何调解4.对加害人无事生非、污蔑被害人一字不记。 这些都可以从当时做笔录时的录像里说明。 至今派出所未对加害人作出任何惩治措施,让犯罪团伙逍遥法外!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相信书记提出的“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建设能够稳步推进!  被害人手机号:18270558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