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传奇 第三百六十六章桥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8-24

月白传奇 第三百六十六章桥

h3第三百六十六章桥/h3一路上,罗裳双手捧着年画,连最爱的糯米糕都顾不得吃了。

只是时不时打开年画瞅两眼,看着走在前边的剑离和娘亲不停的笑。

一旁的雀儿无奈之下只得走在罗裳身后,紧紧盯着她,以防小姑娘走失。 就这样,几人又继续晃悠了大半个时辰,直到街道上的行人和两边的小商贩开始慢慢变得稀少,才开始回返。 临近除夕,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夜不闭户。

儿童的嘻戏声;小贩的吆喝声;行人的说笑声;还有远处隐隐传来的杀猪声……这声音飘向半空,慢慢汇聚,杂糅在一起。

又轰然炸开,犹如润物的春雨,撒向儿童,撒向小贩,撒向行人,撒向柳州城,撒向颜柳国,撒向整个天下!“过年了!”…………“剑师兄,你还好吗?”一座由六根铁锁架起的长桥上,一个一身杏黄色衣衫,眉间有一粒米粒大小的胭脂粒的美丽少女,站在铁索桥的正中央,出神遥望着远处的群山雾霭。 本应该是一个可爱灵动的少女,但是此时她的眉间,却始终有一抹化不开的愁苦。 “剑师兄,过年了!雪樱师姐都已经回门了,为什么你还没有回来?”“三个月零十五天了,过了子时,就是三个月零十六天了。 ”“师兄,你知道吗,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的脑海里到处是你的影子……”“有时候,我去落雪峰的饭堂,仿佛看到你在挑水,还扭头对我发出可恶的坏笑;有时候我去演武广场,仿佛看见你流着泪,你在低着头祈求者父亲,不要让你离开大雪山;有时候我遥望星空,仿佛看见你背着我走近昆仑仙塔的星光之路;有时候,我仿佛看见你为了救我,独自面对无数歹徒;有时候,我仿佛看见……那一夜,凉风徐徐,你亲自为我披上了你的衣衫……”少女的声音越来越低,神色越来越柔和,连带着眉间的那抹愁苦,也伴随着微微翘起的嘴角渐渐消散……“剑师兄,你知道吗,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我不小心做错了事,爹地要罚我去遥远的西戎……西戎突然出现了千年尸煞,据说是个女尸煞,天下所有的门派都派出了门中的弟子前去讨伐。

爹地说,如果任由尸煞成长,那么一旦变成旱魃,那么整个天下的百姓都会遭殃。 “同行的还有还有玄雪子小师尊以及仙鹤峰的欧阳擎天长老。

”“但是我不喜欢欧阳擎天那个老家伙,每次看到他,总觉得他看我的眼光有些怪怪的……”少女说着双手托腮,支在吊桥的铁锁围栏上。

她的晶莹的双眸在黑夜里显得极为明亮,犹如黑夜里的一对珍珠,熠熠生辉。 这珍珠越来越亮,渐渐变得犹如被清澈的泉水洗过一般。 终于……泉水荡漾出两颗透明的水晶,沿着洁白的面颊缓缓落下。 她,流泪了。 “师兄,明天我就要走了,我要离开大雪山了……”“爹地对我很失望……”“我……”她的声音忽然哽咽。 她慢慢的垂下头,伏在铁锁上,娇弱的身子在淡淡的月光下不停的耸动。 与此同时,铁锁的另一头,一个面色憨厚的少年紧握着拳头,双目通红的望着不远处吊桥上那一抹淡黄色的身影。 某一刻,他忽的伸出手。 不知站了多久的脚掌想要向前迈出一步。 但是,他的脚下仿佛生了根!仿佛有一根长长的钉子,贯穿他的脚掌,把他整个人深深的钉在了地上!他心中狂吼,却丝毫动弹不得!…………冬日的夜里除了刺骨的冷,就是死一般的静。 连蝉鸣也没有,连风声也没有。 某一刻,伏在铁锁上的少女身子不再耸动。

又过了一会,她抬起了头,站直了身子。

她迷蒙的双眼逐渐明亮,如同新雨过后的晴空。 她洁白的脸蛋由于寒风和哭泣,如同傍晚天边升起的晚霞。 她怂了怂鼻子,好似想起了什么,娇憨的哼哼了一声,晚霞般的脸蛋更红了,活脱脱金秋时节挂在树上的两个通红的大苹果。

“剑师兄,你可不要笑话我……我好久没哭过了……你,你也别臭美,我才不是因为想你才,才……我只是,只是,心中有点难受……嗯,一点点。

”…………“师兄,你会来找我吗?”伴随着一声轻轻的低吟,少女轻移莲步,缓缓消失在吊桥的一头……吊桥的另一头。 那个被钉子钉在地上的少年,终于缓缓放下了手臂。

手臂已经有些僵硬,他却丝毫没有察觉。 看着缓缓消失在吊桥上的少女,少年担忧的神色终于开始舒缓。 他扭了扭僵硬的脖子,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

抬头的一刹那,他不小心碰到了身旁的挺拔的松树,松树上久积的雪忽的落下,砸在了他的额头。

少年并没有躲。 额头的积雪渐渐被体温融化,化作两行雪水,顺着他的鼻梁慢慢落下,最后流入少年的嘴角。

少年下意识舔了舔。

呵,涩涩的……直到远处的少女连最后一抹淡黄也寻觅不到了。

少年才开始转身。 脚上的钉子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

他的离去,变的很从容。 又或许,是装着跟从容。 谁知道呢,又有什么关系呢?…………有时候,爱情就是一座小小的桥。

你的人,在那头。

我的心,也在那头。